• <dl id="f8m1z"><ins id="f8m1z"></ins></dl>
    <div id="f8m1z"></div>
  • <dl id="f8m1z"></dl>
  • <dl id="f8m1z"></dl>
  • <div id="f8m1z"><tr id="f8m1z"></tr></div>
  • 第二章:寂静招魂夜
    作者: 东凌醉道人更新时间:2019-06-01 18:30:04章节字数:3046

      张老道不?#22812;?#22810;的拖延时间,眼看天色就要暗了下去,张老道赶紧吩咐张冬至道“冬至,你赶紧去跟王屠子整点黑狗血来,一碗就够了,顺便去抓一把?#38745;藎?#19968;颗青石,两根柳枝,然后回庙里,把为师的布袋拿过来,快去!”

      

      “师父,其他的东西还需不需要?”?#30475;?#36935;到张老道需要拿东西时,张冬至都会多问上一句,毕竟张老道也上了年龄了,张冬至担心张老道有时候脑子不好使。

      

      张老道皱了皱眉,一个呼吸的时间,说道“没了,就这么些,赶紧去吧!”随即,张老道看向了春申母,对其说道“春申他娘,你赶紧去取一件春申常用的衣物或者什么东西过来。”

      

      春申母亲也不敢多?#25285;?#36214;紧去取了一件春申平时经常穿的外套,拿给了张老道,张老道接过了衣服,放在了旁边椅?#30001;希?#25509;着,来到了春申的床前,赶紧将春申的上衣褪去,从口袋中,摸索了一会儿,取出了一道邹巴巴,黄色的符箓,也不知道这张符箓在口袋中放了多久,都变了颜色。

      

      张老道将符箓折成了一张三角形状的样子,放在春申的枕头下面,同时?#20040;?#30003;母亲去准备几个碗,一支筷子,将这些东西准备好了之后,张老道才在桌子旁休息,等待张冬至回来。

      

      等待的过程中,张老道跟李婶唠起了?#39029;#?#20854;实张老道就是为了?#20040;?#30003;母亲能够缓一下,不至于那么紧张,而且这张老道本身就听不得女人哭哭啼啼的,眼前春申母?#23376;?#26159;哭,又是怪老天爷,使张老道听着也着实心烦。

      

      有了张老道跟李婶唠嗑,春申母亲也逐渐镇定了下来,而就在这时,张冬至回来了,见到张冬至,张老道赶紧问春申母亲“家里有没有公鸡?”

      

      “啊?公鸡却是没有,生了半年土蛋的老母鸡行不行啊?”春申母亲连忙准备去抓一只老母鸡进来,这时,张老道说道“不行,必须得公鸡,李大妹子,你家有没有?”

      

      “有,有…..我这就回去抓!”李婶赶紧离开了春申家,回家里门口抓?#36824;?#40481;过来,而这个时候,张老道却开始了自己的忙?#25285;?#24352;冬至也在一旁帮忙着。

      

      “冬至啊,你把青石给放到门前,然后这两个碗,装满土,放在青石后面左右两侧,将柳枝分别插在碗里。”

      

      张冬至没有丝毫的拖延,赶紧照着张老道所说的去做,而再看张老道这边,正抓着一把?#38745;藎?#32534;织着,看那手法迅速,很快,张老道手中的?#38745;?#20415;被做成了一个?#38745;?#20154;,一尺高的草人。

      

      “春申的生辰八字是多少?”张老道问了一句,春申母亲想了一下,便将生辰八字说了出来,只见张老道,从布袋中取出了毛?#25163;?#30722;墨水,将墨水与少量的朱砂混合,便在一张黄纸上写上春申的名字和生辰八字,做完这些,张老道便将?#38745;?#20154;放在了青石柳枝后面。

      

      将这些做好了之后,张老道这才准备下一步动作,接下来张老道要做的便是招魂,平时村里也有人被野物吓到,丢个魂什么的,多亏了张老道才招了回来,但是这次的招魂却不像平时那样….

      

      平时是因为突然的惊吓等事情丢魂,要说招回来也容易,但是这次的却是被水猴子勾了魂,魂魄会被水猴子迷惑,一旦魂魄真的认为自己已经死了,那么张老道也没有任何办法将魂给招回来。

      

      “师父,这黑狗血要干嘛?”张冬至看着自己带回来的所有东西都被张老道用了,就唯独黑狗血还没有用,以为是张老道老糊涂了,所以忘了用,便问一下。

      

      “那个暂时用不到,除非今晚的布局被那水猴子识破了,不然是不需要用的。”张老道要张冬至去要黑狗血回来,主要就是为了一旦水猴子发现这是一场骗局,想要硬来的时候可以用到。

      

      张老道从外面捡了一根竹竿回来,将春申之前用过的衣服挂在了竹竿上面,同时,手中毛笔快速舞动,在春申胸膛画了一张安魂符,画完这符咒后,又在黄纸上,画了一张招魂咒,将招魂咒贴在竹竿上,便吩咐春申母亲,?#28982;?#20799;在门口舞动竹竿,口中呼唤春申回家。

      

      这时候,张老道拿起一个碗,朝里面放了一碗清水,将筷子放在了碗里面,筷子头朝门外,同时取出一张符箓,烧成?#19968;?#22312;了清水当中。

      

      做完了这一切,张老道口中默念,外面,很是寂静,张冬至此时心里也非常紧张,尤其周围安静到张冬至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张老道默念咒语的声音很小,没有人能够听清楚张老道在念什么,就在张老道念了许久之后,突然间脸色严肃紧张,喝道“快呼喊春申回来!”

      

      被张老道这么一呼喝,春申的母亲赶紧朝着周围喊道“春申,回来吧,春申….娘在这,快点回来吧…..”

      

      这时候张冬至也忍不住跑外面去,对着空旷无人的周围喊着“春申哥,快点回来吧,大婶不能没?#24515;?#21834;!”

      

      包括李婶在内,几个人在外面叫唤了许久,突然间,一阵阴冷的寒风吹过,原本闭目养神的张老道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突然间双眼一睁,喝道“来了,你们都进来!”

      

      春申母亲拿着竹竿,听到张老道的话,赶紧进到屋里,同时还不忘继续呼喊着春申,就在这个时候,张老道赶紧取出一道符箓,只见双指间,猛然一抖,符箓突然间便自燃了起来,燃烧着的符箓,朝着春申周边晃了一圈。

      

      就在张老道这些事情做完了之后,原本摆放在地上的碗里,那支筷子摇摇晃晃地挺了起来,就好像是插在了土里一样,直直地在碗里站着。

      

      刚刚看到张老道手中的符箓自燃,在场的三人便已经感到很不可?#23478;?#20102;,再看到碗里的清水中,倒着的筷子竟然会自动站了起来,所有人更加感到震惊。

      

      张老道此时看到碗里的筷子站立,却迟迟没有其他?#20174;Γ?#20415;大声喝道“此时还不回窍更待何时?”

      

      被张老道这么一声大喝,碗里的筷子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吓到一般,猛然间,朝着春申的方向倒了下去。

      

      就在筷子倒下的?#24067;洌?#24352;老道立即来到了春申床前,从枕头下面取出了那张一开始准备好的符箓,赶紧塞进了春申的嘴中,做完这一切,张老道才松了口气。

      

      “师父?#30475;?#30003;哥没事了?”张冬至看着师父做完了这些事情,不免觉得太过神奇,虽然虽然跟在张老道身边十二年了,但是张冬至根本就没有学过什么像样的东西,张老道也从来没有教过张冬至学道。

      

      听到张冬至的话,张老道这才说道“还没结束,为师从那水猴子手中将春申娃子的魂给招了回来,这水猴子肯定不会就这么善罢甘休,估计此时正朝着我们这边而来…..”

      

      在场的三人一听都是一惊,尤其是李婶,脸色大变,赶紧说道“张道长,这?#36855;?#20040;办啊?那水猴子会不会因为这事报?#27425;頤前。俊?/p>

      

      张老道摇了摇头,说道“没事,这门前也已经布置好了阵法,青石为山,柳枝为林,这水猴子若想要进入这屋里,便要翻过这座大山,穿过这一片丛林,即便过了这两个障碍,遇上了这草人…..”

      

      张老道说道这里突然觉得有些口干,便让张冬至倒了一碗茶水过来,喝完了水,张冬至率先开口问道“师父,这草人又是用来做什么的啊?”

      

      张老道取出一张阴符,阴符自燃,灰烬落在了青石柳枝上面,接着才说道“这草人便是春申,为师?#20040;?#30003;的生辰八字,做了这个草人,?#28982;?#27700;猴子翻过了大山,穿过了林子,便会遇到这个草人,在水猴子眼中,这个草人便是春申,他便会迫害这个草人,以解自己的怨气….”

      

      也就在这个时候,周围的野狗突然狂吠了起来,外面风声呼啸,大风刮过,飞沙走石,张老道喝道“你们赶紧进房间,别让水猴子看到我们,冬至,你抓好那?#36824;?#40481;,不要让公鸡发出任何声音,?#28982;?#25105;让你行动,你便吓那公鸡,让其打鸣!”

      

      “知道了师父!”张冬至赶紧将公鸡抱在了怀里,跟着李婶和春申的母亲进了房间,张老道看了看春申,发现没有什么异常之后,便也一起进了房间里面。

      

      就在这个时候,整个房中,温度突然间就降了不少,片刻,门前那颗青石,也不知怎的,突然间就裂开了,柳枝就好像被风吹动一般,摇摇晃晃,也是在一个呼吸间,柳枝突然倒下,只见柳枝后面的草人,身上写着春申生辰八字的黄纸黄纸突然间燃烧了起来。

      

      “冬至动手!”就在黄纸燃烧的?#24067;洌?#24352;老道赶紧让冬至对着那?#36824;?#40481;下手。

      

      张冬至将公鸡的鸡屁股用力一掐,咯咯咯的声音响起,公鸡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房间,而在水猴子的耳中,却如同九天之上的雷鸣一般震耳欲聋。

    第一卷 ?#23665;?#38477;世
    - 收起
    为该书点评
    系统?#24310;?em>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更多登录方式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 <dl id="f8m1z"><ins id="f8m1z"></ins></dl>
    <div id="f8m1z"></div>
  • <dl id="f8m1z"></dl>
  • <dl id="f8m1z"></dl>
  • <div id="f8m1z"><tr id="f8m1z"></tr></div>
  • <dl id="f8m1z"><ins id="f8m1z"></ins></dl>
    <div id="f8m1z"></div>
  • <dl id="f8m1z"></dl>
  • <dl id="f8m1z"></dl>
  • <div id="f8m1z"><tr id="f8m1z"></tr></div>
  • 穿越火线官方网 178棋牌龙王捕鱼 湖北30选5走势图100期 尤文vs斯帕尔录像回放 切沃vs国际米兰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图 加油红钻APP 鹰潭龙虎山 波西亚时光全系列下载 独行侠 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