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f8m1z"><ins id="f8m1z"></ins></dl>
    <div id="f8m1z"></div>
  • <dl id="f8m1z"></dl>
  • <dl id="f8m1z"></dl>
  • <div id="f8m1z"><tr id="f8m1z"></tr></div>
  • 第二十章 廢物利用
    作者: 古婷曉月更新時間:2017-11-19 16:05:19章節字數:3177

      “怎么,大祭司還想廢物利用!?”夏侯拾依挑眉,她嚴重懷疑眼前這個羅里吧嗦的男人是不是原裝貨。

      

      說好了的高冷,不言茍笑呢?

      

      他今晚與自己說的話沒有十句也有八句了吧,這還不包括后面的。

      

      帝華九沉吟:“廢物利用?這個詞倒是很貼切。”

      

      你才是廢物,你全家都是廢物,夏侯拾依白眼,轉身,躺下,不在理會對方。

      

      帝華九也出聲,更沒有走的打算,就那么定定的坐在那里直直的看著夏侯拾依,大有就這么跟耗著的打算。

      

      夏侯拾依雖然說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靈魂,對男女大防什么的毫不在意,但是,一個男人就這么坐在你床前,還那般直勾勾的看著你,就是大條的神經也睡不著。

      

      “測試水晶。”最后,夏侯拾依實在是受不了了,翻身坐了起來。

      

      “來吧,集中精神,將雙手放在上面,調動體內的靈力,將其注入水晶球里面。”

      

      見夏侯拾依松口,帝華九不急不緩的召出了一個水晶球遞到夏侯拾依跟前。

      

      夏侯拾依依言,集中精神,將手放在了水晶球上面,注入靈力。

      

      只是那水晶球在夏侯拾依手上許久都并沒有任何反應,久到夏侯拾依已經完全失去了耐心,帝華九眼底也露出了遺憾的神色。

      

      然而,就在夏侯拾依打算收回手的時候,水晶球有了反應。

      

      先是黑色。無窮無盡的黑色彌漫著整個水晶球,待整個水晶球都漆黑如墨以后,中間燃起了點點火紅,火紅下面是綠色,再之后是冰藍色。

      

      這是怎么回事兒?

      

      夏侯拾依看的目瞪口呆。

      

      她是有靈根的!還是四系!

      

      她是有穿越福利的!

      

      只是這福利來的晚,覺醒的比較遲!

      

      帝華九同樣是一臉詫異的看著她。

      

      四系!擁有雙靈根便已經很是難得了,而她卻有四系靈根,實在是罕為人見。

      

      短暫的興奮過后,夏侯拾依便有耷拉著腦袋,苦著一張臉。

      

      就算有四系靈根那又怎樣,丹田無法聚集靈力還不是只能當一個廢材,還是一個擁有四系靈根的廢材,多么諷刺的笑話啊。

      

      “怎么了。”察覺到夏侯拾依的不對勁,帝華九將水晶球收回去問道。

      

      夏侯拾依猶豫了一下,還是將自己丹田不能儲蓄靈力的事情告訴了帝華九,不管怎么說,他們也算是合作伙伴不是。

      

      帝華九聞言后,微微皺眉,將手搭在了夏侯拾依的手腕上,輸入自己的靈力,慢慢的引導著它們流遍夏侯拾依的全身。

      

      越是后面,他的眉頭皺的越深。

      

      “怎么了。”夏侯拾依被帝華九的表情給嚇到了,生怕自己是得了什么絕癥。

      

      “沒事。”帝華九搖頭,召出一個瓷瓶遞給夏侯拾依:“出現在開始,你可以修煉了,這里面的丹藥,你每天修煉前服用一粒便可。”

      

      夏侯拾依接過丹藥,放在鼻尖嗅了嗅,一股好聞的氣味便撲鼻而來,使人神清氣爽。

      

      “好了,今日你先歇著,我改天在來看你。”帝華九摸了摸她的額頭后便飛身從窗戶出去了。

      

      “這人……”夏侯拾依失語。

      

      而帝華九在出來夏侯拾依的房間后也是一愣,不由的摸了摸鼻子,他明明就可以從正門光明正大的出來,為什么還要走窗戶。

      

      帝華九走了以后夏侯拾依并沒有繼續睡覺,而是迫不及待的倒了一顆藥丸出來服下開始修煉。

      

      開始的時候,她也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但是等靈力運轉一周天再次回到丹田時,并沒有像以往一樣消失不見,而是在她的丹田處蓄積了起來。

      

      見此,夏侯拾依心中當即一喜,她終于可以修煉了,不再是永遠紅階一級的廢物了。

      

      思及此處,她便不再猶豫,開始收斂心神,集中精力修煉。

      

      已經進入狀態的夏侯拾依沒有發現的是,此時她身邊靈力的流動比一般人流動的要快上許多。

      

      那些靈力在夏侯拾依身邊漸漸的形成的了一個靈力漩渦,將她包裹在中間。

      

      而她丹田里的靈力更是像往桶里蓄水一樣,正在緩緩的上升,很快便到了一個臨界點。

      

      嗡的一聲。

      

      終于沖破了臨界點,丹田中紅色的靈力漸漸的淡去,直至消失后又變成橙色。

      

      這是突破的征兆!

      

      突破了!

      

      她服丹藥后也不過短短幾個時辰的時間,居然就突破了,這樣的修煉速度,實在是太驚人了。

      

      夏侯拾依又驚又喜,沒有什么比從一個廢物變成天才更叫人歡喜的,她差點沒從床上蹦起來,躍到房頂上大呼三聲,我能修煉了。

      

      好在,比常人多活了一世的她這點自制力還是有的,不然,等待她的就只能是經脈逆行了。

      

      輕則經脈盡斷,重則當場斃命。

      

      她壓住心中的狂喜,開始靜下心來繼續吸收空氣中的靈力。

      

      人在認真做一件事情的時候,時間永遠都是過的很快的。

      

      當夏侯拾依結束吐吶時,天已經大亮。

      

      她現在的修為已經是橙階大圓滿了,一個晚上跳躍十八級,這是別人一年甚至是幾年的修煉速度了。

      

      她此時修為放在普通老百姓家已經算是拿的出手了。

      

      今天晚上在吃一顆丹藥,說不定就能突破橙階大圓滿,到達黃階了。

      

      夏侯拾依在心中美美的想著。

      

      竹若揉著脖子走了進來,見夏侯拾依已經起來了,連忙跪在地上。“對不起,大小姐,奴婢睡過頭了。”

      

      她才升為夏侯拾依的貼身丫鬟第一天,她就睡過頭了,不知道大小姐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情生自己的氣。

      

      “沒事,你去叫人給我準備浴湯吧。”夏侯拾依揮了揮手,示意竹若下去。

      

      昨晚,她與帝華九鬧出那么大的動靜,睡在隔壁的竹若都沒有發現,想來是帝華九動了什么手腳。

      

      “是。”竹若聞言,迅速的從地上爬起來轉身出去了。

      

      大小姐真的變了,變得比以前更加的善良,平易近人了,她一定要好好伺候大小姐,報答她的活命之恩。

      

      竹若在心里暗自下著決心。

      

      要是沒有大小姐的提拔,她老子娘的醫藥錢還不知道從哪里出。

      

      早膳過后,夏侯拾依帶著儼然煥然一新的竹若出門去了。

      

      她現在確實能修煉了,但是也沒有因為能夠修煉便放棄她之前的想法。煉丹什么的,她依然是要學習的。

      

      不為別的,就為夏侯清寒以及煉丹是個來錢最快的職業。

      

      好吧,她承認,她學習煉丹是為了賺錢的目的多一些。

      

      剛出府門,便撞見了夏侯智。

      

      “智伯父來有什么事嗎。”夏侯拾依對著攔在身前的夏侯智,眼皮都沒有抬一下。

      

      “你現在身份變了,當伯父的想見你一面都比登天還難。”夏侯智一想到他一早來鎮南侯府被人擋在外面的事情就來氣。

      

      聞言,夏侯拾依眼角微動,看來林管家將事情辦的很不錯。

      

      “要是智伯父沒有什么事情的話,侄女就先出去了。”

      

      若是不出意外,夏侯智是為了夏侯芊芊的事情來的,他能從昨晚等到現在,也真是難為他了。

      

      只是,這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態度。

      

      見夏侯拾依并沒有停下來與他說話的樣子,夏侯智臉色一白,即使心中在不甘愿也只能好言好語的說道。

      

      “你芊芊妹妹她……”

      

      “智伯父,我想你是來錯地方了,看到那牌匾了沒有,這里是鎮南侯府,不是天牢。”夏侯拾依打斷了夏侯智的話,指了指鎮南侯府的牌匾。

      

      “夏侯拾依,別忘了,你也姓夏侯,不管芊芊做錯了什么,她也是你的妹妹。”

      

      夏侯智也是怒了。也明白,光是這樣說是不行的,他曉之以情,動之以禮。給夏侯拾依勾畫著未來不見影子的藍圖。

      

      “再則,半年后便是鐘漓國群英會的選拔賽了,芊芊她是我們夏侯家天賦最好的,也是我們夏侯家的希望,到時候,芊芊在群英會出了頭,也不會忘記你的。”

      

      真的是這樣嗎?

      

      夏侯拾依在心中冷笑。

      

      要是夏侯芊芊真的在群英會中得了勢,最先想到的怕不是她的恩情,而是想著怎么至她于死地吧。

      

      “智伯父若是為了芊芊妹妹的事情而來的話,那就恕侄女沒那個能力,不過侄女倒是可以給智伯父你指條明路。”

      

      見夏侯拾依不為所動,夏侯智心中的怒火再次涌了上來,不過,夏侯拾依后面的話又生生的將他的怒火給澆滅了。

      

      “智伯父不妨尋個大夫與你一同去天牢看看芊芊妹妹,順便將診斷結果告訴太子殿下,相信太子殿下知道后一定會想辦法將芊芊妹妹救出來的。

      

      想來不僅是鐘漓燁,就是皇帝知道夏侯芊芊懷了他的孫子,也怕是坐不住的吧。

      

      昨日,夏侯芊芊來問她要鳳血玉的時候,她便從夏侯芊芊的臉色中察覺出夏侯芊芊已經有了一個多月的身孕了。

      

      這古代的女人也真是的,才十四五歲的年紀便趕著給男人生猴子,也不怕一尸兩命。

      

      她這話是什么意思?夏侯智不解的看向夏侯拾依。

      

      “呃,對了,友情提示一下,別忘了你欠鎮南侯府的三百萬兩,過期可是要付利息了。” 夏侯拾依像是沒有看到夏侯智的疑惑一樣。繼續說道:

      

      “想來智伯父還沒來得及將那字據仔細的看明白,我也不妨在提醒智伯父一下。”

      

      夏侯拾依唇角微勾,她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嗎。

      

      “你……”夏侯智徹底的被夏侯拾依給激怒了。

      

      而夏侯拾依呢,看都懶得看他一眼,帶著竹若頭便也不回的走了。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為該書點評
    系統已有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更多登錄方式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 <dl id="f8m1z"><ins id="f8m1z"></ins></dl>
    <div id="f8m1z"></div>
  • <dl id="f8m1z"></dl>
  • <dl id="f8m1z"></dl>
  • <div id="f8m1z"><tr id="f8m1z"></tr></div>
  • <dl id="f8m1z"><ins id="f8m1z"></ins></dl>
    <div id="f8m1z"></div>
  • <dl id="f8m1z"></dl>
  • <dl id="f8m1z"></dl>
  • <div id="f8m1z"><tr id="f8m1z"></tr></div>
  • 三分赛车开奖数据分析 秒速时时是哪里开的 内蒙古时时最新结果 彩民彩票app在哪里下载 时时彩五星组选60必中 上海时时票开奖结果查询双色球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安卓客户端 pc蛋蛋28官网走势图 体育彩票浙江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