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f8m1z"><ins id="f8m1z"></ins></dl>
    <div id="f8m1z"></div>
  • <dl id="f8m1z"></dl>
  • <dl id="f8m1z"></dl>
  • <div id="f8m1z"><tr id="f8m1z"></tr></div>
  • 第十三章 揍你沒商量
    作者: 古婷曉月更新時間:2017-11-16 16:00:01章節字數:3051

      夏侯拾依的諷刺實在是太犀利了,章氏一張臉漲得通紅,眉毛樹立,義正言辭的說道:

      

      “臭丫頭,有你這么跟長輩說話的嗎,簡直就是無法無天了,果真是父母死的早,沒人教養,今日老娘就教教你怎么尊重你長輩。”

      

      章氏說著,身形便是一閃,朝著夏侯拾依撲了過去,她黃階一級的修為,一般人是別想進她身的。

      

      在加上她生了夏侯家的天才,夏侯芊芊這個女兒,這個女兒還最有希望成為當朝太子妃,這讓她更加的不可一世,因此,欺負起夏侯拾依是一點壓力也沒有。

      

      所有,這次在夏侯拾依反駁她以后,她潑婦的本質便暴露無疑,只要將夏侯拾依這個廢物打趴,她就可以將這些東西全部帶走。

      

      對于鎮南侯府的下人們,她是一點也不擔心,她知道這些人,大多數都已經被夏侯芊芊收買了。

      

      至于夏侯清寒,她是更加的沒有放在眼里,就算當初是天才有怎樣,現在不過就是一個雙腿殘廢,不能在使用靈力的廢人罷了。

      

      這些東西是皇家賞賜下來的,樣樣都是精品,若是拿去換成銀子,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這些東西絕對不能留在夏侯拾依手中,否則她是連渣渣都見不到,就更不要說獨吞了。

      

      這般想著,章氏手上的動作便格外的勇猛,幾乎是用上了她全部的靈力。

      

      這樣勇猛的攻擊,夏侯拾依要是被她打到的話,不死也得殘。

      

      夏侯拾依眼底閃過一絲冷芒,這個女人,居然為了這點錢財便下這樣的狠手。

      

      “大小姐,小心。”一旁的林仲驚呼出聲,想要相救,但因為他身體本就不好,加上年事已高,根本就來不及。

      

      只聽‘啪啪’兩聲,一道身影直飛而出,碰的砸在了地上,濺起丈許高的煙塵。

      

      林仲心驚膽戰的朝著那身影看了過去,不由的瞪大了雙眼。

      

      那砸在地上的人居然不是夏侯拾依,而是章氏。

      

      整個蒼瀾大陸,誰不知道他們小姐是個不能修煉的廢材,她居然將章氏打飛了出去,她是怎么做到的。

      

      林仲看向夏侯拾依的目光里滿是探究。

      

      “你這賤人,用的是什么妖法。”章氏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惡毒的看著夏侯拾依。

      

      “你猜。”夏侯拾依不急不慢的從懷里掏出了一張手帕,擦拭這雙手道。

      

      章氏被夏侯拾依這句話氣得臉色鐵青,她惡狠狠的等著夏侯拾依,她清楚地記得,剛剛夏侯拾依在出手的時候,并沒有使用任何靈力。

      

      夏侯拾依對上章氏惡毒的目光莞爾一笑道:“怎么,伯母還想要教訓侄女。”

      

      她這句身體雖然弱了些,但前世的她好歹也是身經百戰,學過格斗的,對付九清大祭司身邊的護衛可能不成,但是,對付章氏這樣的花架子還是小菜一碟。

      

      夏侯拾依的笑容落在章氏的眼里便又是另一回事了。

      

      她覺得夏侯拾依在嘲笑她,嘲笑她就連一個廢物都打不過。

      

      在夏侯拾依手上吃了虧,章氏自然是有些戒備,但是一想到夏侯拾依不過就是個不能修煉的廢物以后,她心中便升起了一個無名火。

      

      一想到自己居然大意敗在了一個廢物手上,章氏心里便滿是不甘。

      

      她像一條惡狗一樣,朝著夏侯拾依再次撲了過去。

      

      同樣是‘啪啪’兩聲,章氏便又一次被拍飛出來,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啪啪……

      

      啪啪……

      

      一炷香后,夏侯拾依朝著像死狗一樣趴在地上的章氏勾了勾手指道:“伯母,再來,拾依還沒有打夠了。”

      

      “……”章氏無語,她現在全身疼的臉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既然伯母累了,那就下次再來吧,今日就多謝伯母陪拾依訓練了。”章氏不說話,夏侯拾依沒有絲毫不好意思,淺笑著對大廳外叫道:

      

      “來人,替我送智伯母出府。”

      

      夏侯拾依口中的送出府自然不是好言好語的將人請出去,而是將人扔出去。

      

      “你……”章氏顫抖著手指指著夏侯拾依,不知是氣的還是痛的。

      

      “怎么,你們沒聽到我的話嗎?”夏侯拾依挑眉,語帶薄怒。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走出幾個與之前那丫鬟一般的下人朝著章氏走了去。

      

      那幾人的氣色雖然比之前的那個丫鬟要好上許多,但是,身上的衣服卻也都是補丁的。

      

      “哎呦,殺人了,侄女殺伯母了,鎮南侯府的大小姐殺人了。”

      

      章氏自然是知道自己要是就這么走了的話,是一點好處也得不到了,就更不要說將所有的東西都收入囊中了。索性便直接坐在鎮南侯府門前大鬧起來。

      

      “大小姐,你看……”林仲在聽到大門處傳來的嚎叫聲后,有些為難的看向夏侯拾依。他現在是越來越看不懂自家小姐了。

      

      “無妨,泡杯茶,我們也出去看看。”夏侯拾依氣定神閑的道,她既然敢這么做,就有十足的把握全身而退。

      

      “對了,這種小事就不必讓大哥插手了。”

      

      “是。”林仲知道,夏侯拾依這是讓他通知夏侯清寒,告訴他不必出面,只管看戲就成。

      

      “鬼哭狼嚎的作什么,還有沒有規矩了。”人群中一道威嚴的聲音傳來,夏侯智帶著夏侯芊芊緩步而來。

      

      終于舍得出來了嗎,早在她剛到大門的時候,便已經注意到隱在暗處的夏侯智以及夏侯芊芊兩人了。

      

      這兩人估計是想看看章氏能不能將東西弄到手,若是章氏失敗了,他們在出手。

      

      夏侯拾依眸光微閃,垂下了睫毛。

      

      “娘,你這是怎么了,是誰將你打成這樣的。”夏侯芊芊一進大廳便朝著長氏撲了過去。

      

      可憐的章氏,全身上下本來就被夏侯拾依折騰的不成樣子,現在又被自家女兒這么一抱,疼的嗷嗷直叫。

      

      “這是怎么回事兒。”夏侯智也沒有想到章氏會弄得這么狼狽,怔了怔后問道。

      

      “老爺,你可要為妾身做主啊,妾身要被這賤人欺負死了。”章氏一見夏侯智,眼底閃著精光,就跟見到了救星一樣。

      

      章氏坐在地上拍腿大哭,更是將剛剛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

      

      夏侯芊芊聽完后,一臉痛心疾首的對夏侯拾依道:“拾依姐姐,你怎么這般的毒辣,我娘好心來看你,幫你籌備嫁妝,你卻是下如此毒手。”

      

      “可不是,大家來評評理,怎么說我也是她的長輩,想著她父母不在了,嫁妝什么的肯定得由我這個當伯母的操心,結果,她不愿意也就算了,竟然還下此毒手。”

      

      一聽夏侯芊芊的話,章氏連忙附和道。

      

      “這章氏在怎么說也是鎮南侯府大小姐的伯母,她竟然也下的去手。”

      

      人群中有人看不過去了。

      

      “你知道什么,這鎮南侯府大小姐今日本來是應該與太子大婚的,結果她卻在大婚前與人私通。”

      

      “可不是,能做出那等不要臉的事情來的人能好到哪里去。”

      

      一時間,有關夏侯拾依的流言再次在人群各處響起。

      

      “對,我們一定要給這位夫人討一個說法,不能讓事情就這么過去,她要是不給說法,我們就將她送官。”

      

      “諸位,不管怎么說這也是我們夏侯家的家事,不敢因為這些小事勞煩各位。”

      

      夏侯芊芊適時地站出來展現她大度,溫柔善良的一面。

      

      “再則,我相信,拾依姐姐她一定不是故意的。”

      

      “芊芊小姐你就是太善良了,有些人不給她一點教訓她是不會知道自己錯在哪里的。”

      

      “對,天子犯法理應與庶民同罪,不能因為她是鎮南侯府的大小姐就不管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七嘴八舌的,又是嚇唬又是威脅的要給章氏討個說法。

      

      夏侯拾依一言不發,靜靜地聽著,直到眾人說的差不多了以后,才眨了眨眼睛道。

      

      “芊芊妹妹說的對,不管怎么說這也是我們夏侯家的家事,就是不知道智伯母想要個什么樣的說法。”

      

      夏侯拾依的聲音糯糯的,很有幾分孩子氣,眾人也都以為她終于知道怕了,一時間成就感爆棚。

      

      平時,都只有這些貴族小姐嚇唬他們的份,現在,他們將一個貴族小姐唬住了,一股子沒由來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夏侯智見夏侯拾依這樣的態度,覺得是自己出場的時候,便開口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你將你伯母打成這樣,可以說只罪無可赦,但念在你還是個孩子的份上,也不好跟你計較,只是你伯母怎么也得好生醫治,這樣吧,多的錢我們也就不要你的,你就給十萬兩銀子吧。”

      

      他剛剛估算了一下夏侯拾依所得的那些賞賜,折算下來最多也就十萬兩的銀子的樣子。

      

      開口就是十萬兩雪花銀,好大的口氣。

      

      只是對方張口,她就得給嗎,沒那么便宜的事情。

      

      夏侯拾依暗自垂眸,委屈的擠出幾滴眼淚道:

      

      “智伯母今日來明明就是陪拾依訓練的,智伯母身上的傷更是在訓練的時候不小心磕到的,怎么現在智伯母就改口說你身上的傷是拾依打的。”

      

      那可憐的小模樣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第一卷 正文
    - 收起
    為該書點評
    系統已有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更多登錄方式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 <dl id="f8m1z"><ins id="f8m1z"></ins></dl>
    <div id="f8m1z"></div>
  • <dl id="f8m1z"></dl>
  • <dl id="f8m1z"></dl>
  • <div id="f8m1z"><tr id="f8m1z"></tr></div>
  • <dl id="f8m1z"><ins id="f8m1z"></ins></dl>
    <div id="f8m1z"></div>
  • <dl id="f8m1z"></dl>
  • <dl id="f8m1z"></dl>
  • <div id="f8m1z"><tr id="f8m1z"></tr></div>
  • 幸运蛋蛋28开奖查询官网 时时缩水软件数字重号去除工具 30选5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一星计划 重庆时时一直跟34567 天津时时号码走势图表 重庆时时真坑 重庆时时历史开彩结果 3地开奖结果 足彩胜负彩开奖